除了以前的Nokia之外

2019/04/24 次浏览

  光是心型指向设计并无法达到最佳效果,为了搭配外部的心型指向设计,Krypton 3的分音器设计也必须配合,这也是为何把分频点设在1,600Hz的原因之一。一般高音单体与中音单体之间的分频点大多定在3kHz,低一点的在2.5kH左右,很少定在1.6kHz那么低者。根据Anssi的说法,这个分频点的制定是要消除MTM方式的缺点,帮助达成水平与垂直扩散的对称,让音响的中心点能维持在高音单体轴在线。老实说这种说法我不太懂,不过把分频点设在1.6kHz至少可以远离人耳比较敏感的3kHz-4kHz这段频域,让相位失真听起来比较不明显。对于上述的设计,Amphion有一个专有名词总括,那就是U/D/D –(Uniformly Directive Diffusion ) Technology。

  高频的细致与婉转比Accuphase那套更细致些。听起来也不错,不过色调比较淡,这样的设计普遍存在于市场上。它最大的不同不是MTM喇叭单体排列。

  随手又拿起一张交响乐CD,这是华尔特指挥哥伦比亚交响乐团所演奏的贝多芬「田园交响曲」。我还是感受到Krypton 3唱管弦乐提的圆润与光泽,还有宽松的感觉。这种宽松的感觉我认为是来自很自然的低频衔接,这种衔接就好像号角的形状,比较窄的地方是高音,再来是中音,开口处就是低音。我再次认为,这种宽松的感觉绝对不是只有侧面那个10吋低音单体就能够获得, 它必须有正面那二个8吋中音单体的帮助,才能达到整体的无缝衔接。所以, 不要以为Krypton 3正面那三个单体看起来一点都不突出,它们却能展现出卓越的音乐再生能力与宽松感。

  此外,还有一处表现也很奇妙,那就是Krypton 3那么丰满的低频竟然一点都不会影响到中频段与高频段的清晰,但是却又能够跟中频段与高频段做很好的结合,不会各走各的。这就好像咖啡的拉花,褐色的咖啡是底,是低频,而牛奶的白色拉花是中频、高频,那么清晰的浮在褐色的咖啡之上。

  老实说,Amphion Krypton 3的外观并不出色,如果没有特别说明,一般人根本没有机会去注意到它的内在美,也会嫌它的售价不便宜。不过,当您了解它的设计原理,并且听过它自然宽松的声音表现之后,宙斯之子这个品牌开始会在您心底占有一席之地,而不易与其他物质产生化学作用的氪气更凸显了芬兰这个国度给人的纯净感觉,纯净自然真实宽松就是Krypton 3的内涵。

  由于我家聆听空间很大,而且天花板都是扩散,室内吸音的物品也很多,所以我并没有特别感受到他家所谓心型声波辐射的好处。不过,Krypton 3的确是一对听音乐的好喇叭,因为它能够表现出原音乐器该有的软调与美质。我常说,原音乐器如果听起来刚硬那就有问题,如果尖锐那就更有问题,无论是弦乐器、管乐器,应该都是温暖软质又宽松的,只要听起来又硬又尖又紧绷,那就是错的。至于出错的地方在哪里?不外聆听空间的扭曲、器材搭配的不当,以及聆听者自己对乐器音质音色的错误认知。录音师或许没有录出您喜欢的所谓好录音的效果,但至少他们不会把原音乐器的音质音色搞得尖锐刺耳难听。

  此外,明天的音乐会上,“中国贝司界泰斗”、93岁高龄的郑德仁也将登台,这位影响了国内四代低音提琴学习者的大师,将执棒由盖瑞·卡尔、陆元雄、上海交响乐团低音提琴声部首席、上海音乐学院及附中的低音提琴学生组成的贝司乐团演奏法国作曲家圣-桑的《大象》。此外,陆元雄还特别挑选了《摇篮曲》和《游击队之歌》这两首由中国著名音乐家贺绿汀参与创作的作品,并邀请专业的作曲家进行改编,届时,这两首中国观众熟悉的曲目,在低音提琴的吟唱下会展现怎样的面貌,令人期待。

  在此我要说明Krypton 3的迷人低频,它的低频就好像吃了不会腻的东坡肉,又软又Q,量感很够,很有弹性,又不会浑,可以听出低频的解析力。老实说,像这样的低频表现并不多见,没想到Krypton 3只用一个10吋低音单体竟然可以发出这种让音响迷都会喜欢的低频。

  以前在展览会场看到Krypton 3这样的设计,我也很纳闷,不过并没有提问解惑。现在为了写它,我才真正了解,原来这是所谓的Cardioid设计。Cardioid是什么意思?心型的意思,也就是像一个心脏的形状。到底喇叭设计跟心脏的形状有什么关系?其实Cardioid这个字后面往往还接一个字Microphone,完整的意思是心形指向性麦克风。以下,我拷贝国家教育研究院对于心型指向性麦克风的解释,透过这段解释,您就能了解为何Krypton 3要强调这种设计:

  这种心型声波辐射设计市场上没有第二家吗?有!二个月前我才听过荷兰Dutch & Dutch的8c喇叭,这对主动式喇叭的左右二侧有长条状开孔,原本我以为那是要让内部的电子线路散热用的,经过代理商解释,才知道原来那是让正面的高音单体与中低音单体能够形成心型声波辐射的设计,8c那个c字就是Cardioid。到底这二个品牌是谁先做出这种心型声波辐射设计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英雄所见略同」。到目前为止,我只看到Amphion与Dutch & Dutch身上看到这种Cardioid设计,不知道还有没有第三家?

  Krypton 3的1吋高音单体采用钛振膜,中音单体采用纸振膜,那个装在侧面的10吋低音单体呢?采用铝振膜,而且磁铁是二个,磁力加倍,悬边采用橡胶材料,属于长冲程设计。这个低音单体的分频点设在160Hz,可说是真正的低音单体,不像有些低音单体的频域可能都要负责到300Hz。由于负责的频域够低,所以装在侧边不会影响低频的指向性。至于到底要装在内侧还是外侧?原厂建议依照空间的条件与大小,可以由用家决定。您可以把低音单体摆在内侧,也可以摆在外侧。甚至,Krypton 3的低音箱体已经开好二侧的单体安装孔,只是其中一侧用板子封起来,假若您不想移动喇叭的位置,也可以自行拆低音单体改装到另一侧。Krypton 3重量72公斤,如果家里只有您一个人,那是无法搬动的,所以拆单体比较方便。

  听到这二把小提琴的声音辨识力那么高,我突然想到以前听EMI那张帕尔曼演奏的布拉姆斯小提琴协奏曲(朱里尼指挥芝加哥交响乐团)时,也感受到那张CD中的琴音与「The Perlman Edition The Kreisler Album」这张有明显的不同。我不知道这二张录音中所使用的小提琴是否相同?如果是同一把,那就是录音本身所造成的差异,不过这二张的录音效果都很好。于是也找出这张软件来听。这一听,更是觉得Krypton 3所发出的小提琴声音真的千变万化,而且都很好听。其实,并不是Krypton 3会「变声」,而是它忠实展现每把小提琴该有的美质与音色。

  无论是哪种系列,他家的做法都一样,高音一定有一个浅号角做为导波器。通常是一个高音单体搭配一个中低音单体,如果是二个中低音单体,就做成MTM DAppolito设计。如果是落地式,最便宜的Helium没有加料,Argon的落地是背面则有被动辐射器(假喇叭),只有Krypton 3是线吋低音单体,而且是装在侧面。整体看来,Amphion的做法就是化简为繁,锁定他们认为真正好声的设计一以贯之,这种做法的好处是可以节省制造成本,而且能够维持一贯的质量,对于高人工成本的芬兰来说,这也是聪明的作法。

  一般音响系统听起这套弦乐四重奏录音时,最容易出现的就是擦弦质感不够真实,也就是细微的细节不够多,此外就是小提琴可能会偏向硬调,不够宽松。而Krypton 3竟然没有这二个问题,不仅弦乐器的擦弦质感很真实,细微的细节丰富,琴音也够宽松。我甚至拿静电耳机来跟Krypton 3相比,发现它的甜度与光泽,还有细节表现竟然跟静电耳机很接近。请注意,不是静电耳机不够好,是Krypton 3在弦乐器的表现出乎意料之外的好。

  低频量感很足,Krypton 3与一般喇叭设计最大的不同处就是正面那二个8吋中音单体的内部隔间与侧面的通气孔。聆听Krypton 3的场地在我家开放式大空间,反而是温润又带着光泽与甜味的声音,这种排列很多喇叭都有。包括Amphion喇叭也是如此。

  Krypton 3的规格上记载灵敏度89dB,平均阻抗4奥姆,没有标示到底是1W输入还是2.83V输入。依照前一代的规格记载,我猜这是2.83V输入下的灵敏度。如果是这样,那么Krypton 3在在与8奥姆喇叭相比时,其灵敏度大概只有83dB而已,事实上是灵敏度相当低的喇叭,所以最好要搭配输出功率比较大的扩大机。最后还有一件事要提,Krypton 3使用的喇叭线端子是丹麦Argento所制,既然端子都用那么高级,我相信内部分音器与接线应该也是高级的,只是官网没有说明。

  再来我听帕尔曼的那张「The Perlman Edition The Kreisler Album」。同样的,帕尔曼的小提琴也发出软质宽松的声音,而且低音域的琴腔共鸣很丰富,小提琴的音质音色可以听出与Jaime Laredo那把琴有很大的不同。这也显示Krypton 3对乐器音色的辨识能力很强。

  例如我听Dorian那张Jaime Laredo所演奏的「Vituoso, A Treasury of Favorite Violin Encores」时,小提琴的琴音就充份展现出温暖婉转细致但又被细微擦弦质感紧紧包围的美感,尤其加上弱音器演奏的那几首曲子听起来更是迷人已极。老实说要让小提琴听起来带有宽松的感觉很难,但Krypton 3却让我在这张CD上听到宽松的小提琴,这真的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那为什么TAD要让中高音采同轴结构呢?那是为了实现点音源的理想。高音与中音位于同一轴心,这样就能让两个单元位于同一个发声点,进而确保高音和中音没有相位差。不过,同轴单元往往会遇到一个问题,就是外围的锥状中音单元会构成高音的号角,这样一来会导致两个结果,一是控制(减少)高音的扩散角度,二是耦合了整个中高音发声频率。TAD注意到了这个问题,因此,越是后进的TAD同轴单元,它的中音振膜伸入中央的曲线越平缓,也就让「高音的号角」更平缓,这样就能减少高音频率响应的失真。你看到同轴单元有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呢?TAD想到了。

  而Gary Karr的低音提琴最容易遇上的是琴音变得太硬太尖锐太粗糙,这跟真正的低音提琴声音差距太大了。用这套搭配听「Audiophile Selections」时,一听我就中毒了。为什么?因为钢琴与低音提琴都非常真实。低音提琴一点都不紧绷,不尖锐,不生硬。而钢琴的木头味足,温润又晶莹。尤其来到第四首「圣善夜」时,伴奏的管风琴下沉的能力真的出乎我的意料之外。而低音提琴一样也是那么的宽松,擦弦质感一点都不粗犷,是很温柔的那种。基于这二张唱片的杰出表现,所以最后我选Spectral+Clayton为定稿。

  最后,我听Joan Baez那张「Diamond And Rust in the Bullring」现场演唱会录音。拥有这张唱片的音响迷很多,但我猜认为这张唱片录音过于尖锐高频太强的音响迷也不少,其实这是被扭曲的结果。如果您有机会听到我现在用Krypton 3所听到的录音效果,一定会想买Krypton 3,因为入耳的是既清晰又透明又甜、钢弦吉他清脆有弹性、音场宽深、音场内细节很多、Joan Baez的嗓音有很强的穿透力却又不会刺耳、鼓掌的声音也不会变成吵杂的「正常声音」。这样的声音表现才是这张唱片真正的录音效果啊!

  很多人可能会误会小提琴都是由那个高音单体所发出,其实不然。一般高音单体的分频点如果设在3kHz时,高音单体所发出的小提琴基音已经不多,大部分基音都是在中音单体所发出,泛音才是高音单体所负责。而Krypton 3的高音单体分频点下调至1.6kHz,这意谓着小提琴的演奏音符中有很多已经是由高音单体所发出,跟一般分频点设在3kHz者不同。此外,更低的小提琴频域才是由那二个8吋中音单体所发出。由于Krypton 3拥有二个8吋中音单体,高音单体的频域又更低,这二项条件组合之下,才发出了宽松又婉转好听的小提琴声音,这与一般喇叭是不太一样的。

  属于细致又甜美又中性。芬兰从来不会与奢华、污染、吵杂连在一起,失去小提琴该有的柔美与木头味。它独特的地方也不在于把低音单体放在侧边,低频的瞬时反应比较快,您有买过芬兰的制品吗?您有去过芬兰旅游吗?您有洗过芬兰浴吗?芬兰对于大部分人而言!

  听Dorian的小提琴与钢琴,听帕尔曼小提琴、听犹太大提琴,都觉得Krypton 3很自然,高中低频段的衔接很好,此时您只会觉得Krypton 3是一对很真实的喇叭,能够发出内敛、清晰、温暖、带着木头味的小提琴、大提琴与钢琴,但根本不知道它低频的厉害之处。等到我播放inakustik那张「Great Voices Vol. 1」时,第一首一唱出来,我才发现Krypton 3低频表现能力又是超出我的料想之外。为什么?因为那低频又软又Q又饱满,而且音场非常宽广。跟听小提琴、大提琴、钢琴时相比,好像小孩变成巨人一般。

  「心型指向性麦克风为典型的麦克风响应的指向性型式(P o l a rPattern),以其拾取(Pick Up)音源范围的形状,似一倒置之心型而得名。此种麦克风为标准的单向性(Uni-Directional)麦克风,所拾取声音以来自前方的为主,从旁边及来自后方的则非常少。大体而言,对90度侧面声音的敏感程度较前方低约6dB(分贝),并在理论上对来自后方的声音毫无感应。基于此种单指向性特质,心型指向性麦克风在录音时,可以轻易的区别来自前方定向的直接声(Direct Sound),与来自四面八方不定向的残响(Reverberation)。相较于全向性(Omni-Directional)麦克风,心型指向性麦克风所接收的直接声与残响比(Direct to Reverbant Ratio)要大4.5dB左右。亦即是说平均而言,此种麦克风所接收的直接声的音量,要比残响强4.5dB,可以相对的强化麦克风所对准方向的声音清晰度。此种麦克风常用于一般的演讲厅中,由于其指向性的性质,对于抑制由扬声器(喇叭)所产生的非必要音响回授(Audio Feedback,或称音频回授)有相当的帮助,可避免此种回授过量而使扩大机振荡,而产生尖叫声(LoudHowl)。

  看出重点没?重点是降低对侧面与后面的敏感度。Krypton 3一方面利用MTM喇叭单体排列的特性,降低高音单体、中音单体朝向天花板与地板的声波辐射;另一方面在二个中音单体左右二侧开了三角型区域的小孔,这个三角形区域其实就是中音单体后方的箱式形状(箱室内有吸音材料),其用意是让中音单体的背波从这些小孔泄出来。如此一来二个中音单体与一个高音单体所形成的声波辐射形状就好像一个倒心型,也就是Cardioid辐射。

  听过这张流行歌曲,再回头听古典音乐,这次是听马勒的「大地之歌」(克伦培勒指挥新爱乐管弦乐团)。无论是次女高音、男高音或木管铜管,声音听起来都很圆润,又温暖,还不缺光泽,这样的表现透露出Krypton 3其实在整个中频段应该都是这种特色。

  库谢维斯基是一位音乐巨人,他在20世纪上半叶的卓越指挥,至今还深深地印刻在人们的脑海中;他为20世纪音乐艺术发展所做出的特殊贡献,已被人们广泛认同,并以一种突出的地位而载入史册。他生前为发展新音乐和培养新人所持的艺术观点和作风已被后人继承。现在,世界乐坛设立了库谢维斯基指挥比赛,给参加比赛的杰出青年指挥家颁发库谢维斯基大奖。库谢维斯基已成为不少现代青年指挥家心中的偶像。

  也可视为它仍然是无敌的,如果音响系统偏硬调,Krypton 3的声音很温暖,搭配的数字讯源是emmLabs TSDX SE转盘与DAC 2 SE数字模拟转换器,这次评论的是2016年在慕尼黑展发表的最新版本。不过老实说,Krypton 3是Krypton系列中唯一的一型喇叭,室内反射音又过多,除了侧面的通气孔之外,一对旗舰喇叭能够撑那么久不改型,听起来很舒服。差别在哪里?搭配Accuphase整套时,2010年推出的第三代经过多次微调,反而纯净自然才是它的招牌,声音也是温暖的!

  声音属于清澈华丽型,原本我是想以Accuphase C3850前级+A75后级来做定稿,不需要改型。色调偏向晕黄,但后来改变主意,Krypton 3的确有跟一般喇叭不同的设计,不过整体声音感觉有点太斯文,事实上。

  整张「大地之歌」听下来,声音一点都不会涩,一点都不会瘦,一点都不会尖,一点都不会硬,管弦乐的音色美极了,而且音声部的乐器量感足够,往下延伸的感觉很自然,让整体管弦乐显得很丰润,而且宽松。我在想,Krypton 3这种宽松的特质难道是那二个8吋中音单体所带来的吗?因为采用一个10吋低音单体的喇叭很多,但很少能够听到宽松的特质。而中音单体采用二个8吋单体的就很少,其实这是大胆的设计。不过如果认线吋中音单体的并不在少数, Krypton 3这二个8吋中音单体的振膜面积如果加起来,其实也跟骨董喇叭十几吋中音单体是接近的。

  芬兰Amphion喇叭品牌是Anssi Hyvonen在1998年所创立,至今刚好20年。每次在音响展会场都会看到Amphion的喇叭,最吸引我的就是他们的书架型多色彩设计,而且高音单体都装在一个浅号角导波器里面,这样的设计很聪明的竖立起他家产品的形象,看起来北欧味十足,而且年轻有活力。这次,有幸评测Amphion旗舰Krypton 3了解它的与众不同之处。

  又例如,在第五首「By the Light」中,复杂的伴奏里面有如木琴般的打击乐器隐藏其中,Krypton 3可以让这声音听出敲击质感,而且能够浮出来,而不是模糊的隐藏在伴奏里面,从这样的表现中可以窥知Krypton 3虽然听起来是温暖的,但它的解析力也是超强的。

  为了达成这样的要求,高音单体与中音单体必须要特别订制,Amphion的单体都是跟SEAS合作研发的,尤其那个8吋中音单体的同心圆纸盆振模是他们自己研发制造的,其他磁力总成框架等则是采用SEAS所提供的。为何这个中音单体是8吋?而且振膜表面还采用同心圆纹路?其实这是骨董单体的作法,震膜材料是纸莎草。一般中音单体最多就是6吋,再大就会影响声音清晰程度与定位感,但Amphion却采用8吋,因为他们特制的振膜可以让这个8吋单体发出如4吋单体的运动模式。换句话说就是其运动的灵敏度、声波的辐射、指向性都跟4吋单体一样,拥有4吋中音单体的优点,但量感与往下延伸的能力却是8吋单体所拥有的。看到没?这个8吋仿古中音单体厉害吧!

  到底心型辐射对聆听者有什么好处呢?经过量测,可以降低侧墙反射音5dB,降低后墙反射音20dB,这样的特性再加上MTM排列可以抑制天花板与地板的反射音,使得Krypton 3即使是在小空间聆听,也可以降低侧墙与后墙的反射音影响。而在大空间中聆听时,会因为其心型声波辐射的特性,听到清楚的定位。

  而听Dorian唱片那张「The Cantorial Voice of The Cello」时,我原本以为大提琴的鼻音会比较浓,结果一点都不会过度的浓,擦弦质感与鼻音都恰恰好,而且宽松,跟听小提琴、低音提琴时一样有宽松的感觉。老实说,Krypton 3这种宽松的特质再度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它并不是特别出名、不仅是具有高难度演奏技巧的独奏,特别贵的喇叭,但却能唱出这种我认为很难表现的宽松特质,这简直是给我一记当头棒喝:我以前太小看Amphion了。

  光是心型指向设计并无法达到最佳效果,为了搭配外部的心型指向设计,Krypton 3的分音器设计也必须配合,这也是为何把分频点设在1,600Hz的原因之一。一般高音单体与中音单体之间的分频点大多定在3kHz,低一点的在2.5kH左右,很少定在1.6kHz那么低者。根据Anssi的说法,这个分频点的制定是要消除MTM方式的缺点,帮助达成水平与垂直扩散的对称,让音响的中心点能维持在高音单体轴在线。老实说这种说法我不太懂,不过把分频点设在1.6kHz至少可以远离人耳比较敏感的3kHz-4kHz这段频域,让相位失真听起来比较不明显。对于上述的设计,Amphion有一个专有名词总括,那就是U/D/D –(Uniformly Directive Diffusion ) Technology。

  说实在的,不管用哪套扩大机来跟Krypton 3搭配,都各自拥有不同的风味与吸引人之处。事实上最后促使我以Spectral+Clayton为定稿的关键在于二张软件,一张是意大利Fone唱片阿卡多演奏、指挥布拉格室内管弦乐团莫扎特「KV207、211、218」。另一张则是Gary Karr那张「Audiophile Selections」。前者是小提琴的婉转特质让我喜欢,后者则是低音提琴的自然美质与真实度。

请想想,而搭配Spectral这套时,而这套搭配听那小提琴一点都不尖锐,背面还有二个低音反射孔也是给这二个中音单体用的。我也曾用AVM PA8.2前级与SA6.2后级搭配,听Fone唱片的录音可能就会变得尖锐单薄,改以Spectral DMC 30SS+Clayton A100纯A类后级作为定稿。不过低频的瞬时反应无法达到最佳要求。除了少数音响迷曾使用过芬兰的音响器材之外。除了以前的Nokia之外,扩大机搭配过好几套,只是个地理名词而已,演奏到高音域琴音也不会飙出来,Fone唱片的录音师喜欢录下较多的堂音。

  二胡金曲3月14日P17霓裳曲(原)_3二胡独奏qd0宋飞二胡独奏梁祝视频

  到底我发现了什么与众不同之处?此处暂且按下不表,让我们从头说起。Amphion的喇叭目前只有三个系列,最便宜者是Helium系列,有五型;中间者是Argon系列,有六型;最贵的Krypton系列只有一型。念过化学的人就知道,Helium是氦气、Argon是氩气,Krypton是氪气。这三样气体都是惰性气体,根据以前我们访问Anssi Hyvonen的说法,他们会以惰性气体为名,是取其不会跟其他气体混合的纯洁性,看起来北欧人真的是有其与众不同的思维。既然这三种系列都是惰性气体,那么品牌Amphion呢?那倒不是惰性气体,是希腊神话中宙斯之子。

标签:

欢迎扫描关注低音提琴乐器资讯网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低音提琴乐器资讯网的微信公众平台!